达孜县 长汀县 巴彦县 富民县 罗甸县 武宣县 北碚区 长葛市 昌图县 蓝田县 枣阳市 五家渠市 石屏县 锡林浩特市 墨江 滦南县

网站首页

粪水围屋蚊蝇孳生 民生问题无人认领(图)

大字 日期:2019-06-26 来源:南昌新闻网

   群众奔波数月遭遇“踢皮球”,记者介入终于有人管事  

 

 况木兰和邻居带着记者来到孳生了大量蚊虫的污水旁。

  

被污水覆盖的地面,已经看不出最初的样子。

  南昌新闻网讯(南昌日报社聚焦“怕慢假庸散”报道小组)“在这里住了一辈子,最后都没人管我们了。”近日,南昌日报接到家住二七南路56号原南昌煤球一厂宿舍区住户况木兰老人打来的电话,称她家墙外下水道堵塞了几个月,粪水都外溢到路面上,还渗进了屋内。她跑了社区、街办和工厂好几次,问题却始终得不到解决。

  5月30日上午,记者陪同况木兰到相关单位了解情况,但社区和工厂工作人员都表示没能力处理这件事。

  现场直击

  居民区污水横流

  二七南路56号是原南昌煤球一厂宿舍区,况木兰的家就在宿舍区的入口处。

  记者在现场看到,况木兰的家是平房,紧挨着一栋两层小楼,小楼下方的通道里摆放着几十块石条,石条下方就是黑臭的污水。踩着石条,记者小心翼翼向里面走去,尽头处是一条死胡同,地面已经被几厘米厚的污水覆盖。污水呈现黑绿色,水里还有许多蠕动的小虫,气味十分难闻。

  巷子口,一小片污水孳生了大量蚊虫,一有人靠近,蚊虫四散。尽管况木兰家的大门背对着污水,但记者注意到,她家门口也留下了大片墨绿色的痕迹。

  “这些粪水排不出去就积在这里,都渗进家里了。”走进况木兰家的卫生间,可以很明显地看到地面上是一层新铺的水泥。况木兰说,这是前几个月污水渗进来以后,家里买来沙子水泥,将地面垫高,才使污水不能渗到房屋中。

  申请维修

  钱由谁出难倒老两口

  “3月27日,我去找了社区,社区派人来看了一下,就说‘谁受益谁出钱’,得我自己花钱请人去修。”况木兰说,因为这里是原南昌煤球一厂的宿舍区,她又去找了工厂留守处。留守处工作人员告诉她,工厂已经改制多年,没有多余的钱去维修下水道了。

  从3月份出现问题到现在,已经过去2个多月,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决。

  况木兰给记者看了一张纸,上面记载着她3月27日以来找多个部门反映的情况。“我找了好多部门,社区、街办、工厂,都说没办法。我们两个老人家,退休工资还要用来看病买药生活,实在是掏不出这笔钱来。”况木兰说,这是共用的下水道,堵塞以后也影响到了大家,是不是可以大家一起凑钱把这个问题解决掉。

  这栋楼共有8户人家,记者还遇到了一些住户,他们告诉记者,这几间房屋要么无人居住,要么已经被出租,而租户们不可能出钱维修。

  社区意见

  公房应该是工厂负担

  记者陪同况木兰来到宿舍所在的基层管理单位——解放西路西社区。在得知了记者的来意之后,当时前往况木兰家察看情况的工作人员熊艳接待了记者。

  “都是‘谁受益、谁处理’的原则。一般来说,单独一家堵了,就单独一家出钱;如果是一栋楼的堵了,那就是一栋楼的人出钱。”熊艳说,社区在了解到况木兰的诉求之后,派了两名工作人员,也邀请了专业清掏公司的人到了现场,他们只能做到这步。

  另一名社区工作人员表示,况木兰家是原南昌煤球一厂宿舍,属于公房。但因为此前移交时,工厂并没有和社区签署相关协议,因此在出现下水道堵塞的问题之后,社区也没办法处理。“这种公房一般都是找工厂处理,能依靠的也是工厂。社区也没有那么多经费。”该工作人员表示,社区只能对普通的公房环境卫生问题进行处理,如果是开挖下水管道工程,社区无力承担。

  该工作人员表示,在问题出现之后,他们也曾去找过相关住户协商,但发现部分房屋已经出租给了他人居住,找不到房主后他们也联系了工厂,随后就没有再上门重访。

  工厂说法

  已经改制无力承担

  随后,记者找到了原南昌煤球一厂后勤处工作人员吴国平。“这个问题我知道,但工厂现已彻底瘫痪,没有钱可以拿出来了。”吴国平告诉记者,南昌煤球一厂2007年改制后,现在仅有2名工作人员留守处理一些遗留问题,像这种宿舍下水道堵塞的问题,工厂已经无力承担了。

  吴国平表示,原南昌煤球厂此前将一些厂房提供给职工作为宿舍,况木兰家以前就是工厂的化验室,并没有预留下水道。一些职工自己搭建厕所,接到了下水道中。“现在这个问题工厂实在没办法承担了。不过也可以试着去找省煤炭公司,看是不是能借用他们的下水道。”吴国平说,省煤炭公司的主下水管道就在况木兰家旁,如果可以借用就能节省一大笔费用。不过吴国平表示,需要况木兰自己去找省煤炭公司,他也不清楚他们的办公地点。

  此外,现南昌煤球一厂厂长魏海坚向记者表示,2007年工厂进行了改制,况木兰家的住房并没有进行房改,产权依然在工厂。按规定,确实应由工厂负责,但由于工厂没有向住户收取租金,也没有余力进行维修。

  市房管局

  未房改公房由工厂管理

  为了厘清况木兰家的下水道到底归属于哪个部门管理,记者也来到了南昌市房管局进行咨询。

  “它是工厂宿舍,也就是通常意义上的公房。管理这些公房的主要依据就是看它有没有进行房改。”市房管局政策法规处负责人万剑波表示,如果公房进行了房改,住户取得了房屋的所有权,如果出现这样的问题,应当是由住户个人承担;而如果公房没有进行房改,那么产权依然为工厂所有,厂区宿舍基础设施出现问题,应当是由工厂来承担。

  上级主管部门

  立即采取措施进行整改

  那么,作为南昌市煤球一厂的上级主管部门,南昌市商务局对此的态度又如何?

  “你说的南昌市煤球一厂是南昌市燃料公司下属煤制品厂的附属公司。之前我们不知道这个问题,我们马上会和燃料公司进行联系,让他们来处理这个事情。毕竟这也关系到职工的切身利益,我们会督导燃料公司进行妥善处理。”南昌市商务局服务贸易处处长邹兵林说。

  随后,南昌市燃料公司总经理熊志勇也联系了记者。“现在纠结责任的划分没有意思,而且老职工也都这么大年纪了,现在咱们要做的就是把事情妥善解决掉。”熊志勇说,此前他并不知道这个事情,或许况木兰找到过煤制品公司,但作为煤制品上级公司,南昌市燃料公司愿意承担责任,马上聘请专业人员与居民一道,对下水道问题进行整改,“就算不能治‘本’,至少也先治‘标’。”

  对于况木兰家的烦恼能否顺利得到解决,本报聚焦“怕慢假庸散”报道小组将持续关注。

  记者手记

  困难面前,

  不要让群众找不到“组织”

  从3月起到现在,已经过去两个多月的时间。一个下水道堵塞化粪池外溢的问题,老人找遍了自己认为“能管事的部门”,却始终无济于事。而记者介入后,仅仅2天时间,上级主管部门就浮出水面,主动表示“就算不能治‘本’,至少也先治‘标’”。

  同一件事,普通群众去办是能拖则拖,但舆论和纪律监督部门介入后却往往是加班加点办。这种选择性的“慢”,本质上透露出有的干部为民办事的“假”,怕丢官怕问责的“怕”,能扯皮就扯皮、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懒散”。对于需要多个部门协同解决的事项,党委政府历来提倡“宁愿上前一步交叉重叠,也不退后一步形成鸿沟”。在困难面前让群众找不到“组织”,乃至求告无门,寒的是群众的心,伤害的却是党和政府的公信力。

[责任编辑:何珍燕]

南昌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本网转载文字、图片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有益资讯信息并且不以盈利为目的,转载稿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南昌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南昌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归本网站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网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商业目的及应用建议。已经由本网站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南昌新闻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3、凡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网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和版权所有人联系,如果本网所转载稿件的作者或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用电子邮件(ncnews123@sina.com)或电话(0791-86865371,0791-86865387)通知本网,本网将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4、对于已经授权本站独家使用提供给本站资料的版权所有人的文章、图片等资料,如需转载使用,需取得本网站和版权所有人的同意。

24小时论坛热帖

< 分享到 设置
+ - 正文字号